向松祚:认为发行数字货币就可以“弯道超车” ,这是很大的误解

时间:2020-09-01  来源:未知   作者:QQ:1300000220

作者|向松祚 经济学者 五卷本《新经济学》

决定人民币汇率基本态势的三个因素

人民币汇率和人民币国际化紧密相关,在讨论人民币汇率的时候,一定要考虑汇率制度的安排。虽然经过十多年的不断改革,但总体而言,人民币汇率制度的安排仍然是有管理的浮动汇率。

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实际上包含着重要的含义。首先,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外汇管理局有能力、有手段,通过各种市场操作,在必要的时候维持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也就意味着人民币汇率不是一个完全自由浮动的汇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认可了中国的这种汇率制度的安排。在这样一个基本的制度安排的大前提下,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既可以贬值,也可以升值,而非单边的一直贬值或升值。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人民币汇率根据市场需求的力量会出现波动。我想这是一个很正常的趋势。当然,人们对国际局势的担忧、对中国经济的判断会影响到人民币汇率短期的波动。对于这种波动,个人认为央行和外管局一般是不会去干预的,除非出现极端情况。

人民本币汇率保持稳定,并不意味着它要一直停留在某一位置上。所以,我认为不要人为设定“关口”,7.1、7.2其实没有特别大的差别。当然,市场上有这种心理反应也是可以理解的。目前人民币汇率有一些双向波动,特别是有贬值的压力,这个压力主要来自于今年全球疫情的冲击对中国出口的影响。从已经公布的数据来看,其实上半年中国进出口的情况并不乐观,尤其是对欧美的出口显著下降。所以,人们对汇率、对外汇储备有所担忧,但是这并不构成人民币出现恐慌性贬值的基础。贬值的压力一直存在,不成问题。

另外一项很重要的制度安排是资本账户,现在对资本账户仍然有比较严格的管理。中国居民、企业去海外投资,依然是受限制的,不是十分自由、方便。这也是人民币汇率维持窄幅波动、相对稳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制度基础。

同时,如果将外汇储备和外债余额对比来看,市场也就不会太担心人民币汇率波动。因为中国现在外汇储备是3.1万亿美元左右,而外债最多可能是2.2万亿美元。即使考虑到债务不是同时到期这个因素,汇率也不会因为债务的压力出现剧烈的波动。总体来讲,债务还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所以,有管理的浮动汇率、严格的资本账户管理、处于可控的水平外债这三个因素决定了人民币汇率的基本态势。

人民币国际化最重要的支柱是资本市场的监管水平对标国际

人民币的国际化尽管经过了十多年的努力,但还是处在刚刚起步的阶段。人民币国际化主要集中在贸易领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现在也有较多国家,麒麟网注册登陆尤其是东南亚、“一带一路”沿线的一些国家愿意用人民币做贸易的结算。但是,在全球金融交易里,人民币所占比重仍然很低,仅为2%左右;在外汇储备里所占比例也很低,无法与美元、欧元甚至日元、英镑相比。所以,人民币国际化任重而道远。

中国国内金融市场的监管水平、金融市场的广度和深度、中国市场本身的吸引力、中国政治经济环境的稳定、法治的健全等等,都是影响人民币国际化的极其重要的因素。从本质上来讲,一个货币的国际化就是全世界的投资者都愿意使用这种货币来储蓄、投资、金融交易等等。从这个意义上讲,人民币要成为一个重要的国际储备货币,还有一段漫长的路要走。

其中最关键的一个环节,就是金融市场本身的广度和深度和监管的水平。中国债券市场整体发展不错,但资本市场的监管水平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在制度的安排上面还有很多缺陷,包括公司的退出、对造假的处罚等,不仅跟纽约、伦敦有很大差距,跟新加坡也有很大差距。人民币的国际化最重要的一个支柱就是资本市场的监管水平要达到国际水平,让投资者放心地把钱放到中国的资本市场做长期投资。为此,我们必须做长期的准备和坚决的努力。

数字货币的发行不会带来革命性变化

数字货币取代现有钞票的发行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当然发行数字货币的节奏取决于中国人民银行。正如纸币取代金属货币一样,未来数字货币也会取代今天的纸币。但是,数字货币的发行不会影响到整体的货币金融的格局,只是货币发行的方式发生变化。

对于数字货币,存在很多误解。有人认为发行数字货币就可以“弯道超车、异军突起”,实现人民币国际化,我想这是很大的误解。发行数字货币时间早并不意味着接受度高,对于数字货币的信任仍然来自于主权国家的信用,投资者是否相信主权国家的信用取决于国家法治的健全、政治经济的稳定、科学的创新、金融市场的广度深度、金融市场的监管水平等。这些都是必要的条件,并不是发行了数字货币,就能够实现国际化。

关于数字货币另一个误解是以后是不是人人都能发行货币?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从理论和实践上都站不住脚。我们要有一个很理性的、客观的、冷静的看法,数字货币不会造成革命性的变化。当然,数字货币在全球支付方面会带来一些很重要的变化,未来各国也会展开这方面的竞争,但这种竞争也会基于现有的技术格局和支付体系。

所以,发行数字货币并不意味着全球的货币金融体系就会出现天翻地覆的、革命性的变化。全球数字货币的发行,终究还是要以主权国家的信任为基础,终究还是由各国的央行主导。